武则天:我从不相信出身、天赋这些东西,我只相信一个人的品性


“你要我,去长城当兵?”李信的声音大了些:“你让流淌着最纯净高贵的李氏皇族黄金血脉的我,去长城当兵,跟那些出身低微,粗鲁不堪的守卫军一起?”
众多周知,河洛帝国有一支特殊的军队,那就是以守卫长城为己任的长城守卫军,里面龙蛇混杂,个个桀骜不驯,他们的勇猛跟他们的流氓一样有名。
武则天
“世人皆喜欢以出身、血脉、天赋来衡量一个人的成就,但我不一样,我从不相信出身、血脉、天赋这些东西,我只相信一个人的品性。品性不行,出身再好,天赋血脉再高,也不会有多大的成就。”女帝冷晒道:“你口中那所谓高贵的李氏皇族黄金血脉,在我看来,跟多余的垃圾没什么区别。”
女帝的话让李信英俊的脸庞瞬间通红,天赋血脉,一直是他以引为豪的东西,此刻却被女帝贬得一文不值。
最打击人的方式,就是把他引以为豪的东西贬得一文不值。

看着李信满脸通红的青涩模样,女帝毫不留情的继续说道:“怎么,脆弱敏感的自尊心被刺中了?很现实的告诉你,其实弱者的自尊心,真的没人在乎。这是一个力量至上,强者为尊的时代,没人在乎你前朝皇孙的身份,也没人在乎你李氏皇族的黄金血脉,别人唯一在乎的,是你够不够强大,有没有功成名就,如果没有,那就不要过分的在乎你那不值钱的自尊,失去强大光环的保护,所谓的自尊不过是一张薄薄的纸,谁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刺破它,就像我现在轻而易举刺破你的自尊心一样。”
特殊的身份,加上前朝遗老的照拂,李信在长安的日子从未被如此直接打击过,女帝的话如一把刀,把他的自尊心割得鲜血淋漓。

他却无法反驳,因为李信知道,那些冷酷直接的话语,是不争的事实。
这个世界不会在乎你的自尊,这个世界期望你做出成绩,才有资格去强调自己的自尊。“如果你留在长安,我会继续让你享受荣华富贵,给你最好的资源,但这样你来,你永远是温室里豢养的花朵,永远也没资格做我的对手,更别说夺回长安城。”
“但是你去长城,去经历风沙,去见证死亡,去了解战争的真谛,去感受自己无可挽救的苍白无力,你才会有所成长,只有成为长城守卫军的英雄将领,你才有真正站在我面前,与我博弈的资格。”

“两条路,一条荣华富贵,花团锦簇,一条磨砺重重,艰难险阻。你,选哪一条?”
女帝的身体微微前倾,她实在有些好奇,在盛世繁华里长大的李信,会选哪一条路。
女帝一直都知道,李信心底最深处的野望,就是把自己从王座上拉下来,夺回长安城,这是李氏皇族血脉的天性,也是一种责任,无可厚非,更没有什么好谴责的。
女帝不怕强大的敌人,就怕没有强大的敌人,所以她很期待李信会选择哪一条路。
世界上大多数年轻人都羡慕成功人士的无限风光,却很少年轻人肯选择他们走过的那条路,因为那条路太难太艰辛了,所以大多数人都会选择那条舒服容易的路。
殊不知,你输,就输在总是选择那条舒服的容易走的路。

作者:剑与歌


暂无评论

发表评论